重慶“帽子姐”發聲了我們該不該原諒她?

重慶“帽子姐”發聲了我們該不該原諒她?

作者公眾號

生活報首席評論員靜偉

重慶“帽子姐”該不該抽?該抽!人必自侮,而后人侮之,以其人之抽還治其人之身,沒毛病!雖然說很多爭執都是一個巴掌拍不響,但你先投之以巴掌,就別怪別人報之以耳光。

重慶“帽子姐”該不該罵?該罵!穿高跟鞋開保時捷,不守規則還裝社會大姐,這個社會要是不給你點兒教訓,你還不得橫沖直撞整個世界?人間正道是滄桑,活得不要太囂張。

重慶“帽子姐”的派出所所長丈夫該不該查?該查!身為公職人員,尤其是領導干部,你的妻子如此囂張跋扈、張揚露富,無論你自己是否清白干凈,對于家人管教不嚴,這本身就是你的責任和錯誤。而且,既然你的妻子將你拋到公眾視線之中,你也就有必要接受公眾的審視,有沒有財產或其他方面的問題,都需要對組織、對公眾有一個交待和答復。

但是,對“帽子姐”的譴責和討伐也應僅止于此,我們要就事論事,而不是人身攻擊。對于其隱私的過度人肉搜索、對于一些事實的夸張扭曲、對于其家人尤其是女兒的惡語相加,都已經逾越了道德乃至法律的邊界。而且,我們也應充分理解世界和人性的復雜,很多真相模糊難辨,很多是非犬牙交錯,而每個人的身上和內心,都有著“橫看成嶺側成峰”的不同側面,即使熟識的人,往往都不能一眼看透,至于網絡上的陌生人,又豈能一語道盡!

所以,對于“帽子姐”的說法,我們也不妨一聽。現在網絡上很多負面事件中的反面人物,我們一般很少能聽到他們事后的聲音,“帽子姐”能夠出來發聲,這本身就值得肯定。一方面網絡輿論對其造成的壓力確實很大,另一方面她確實也有自己的話想說。雖然很多真相都是“羅生門”,但畢竟在各自的充分敘事中,我們才能獲得更多的信息含量,進而做出更貼近或者更豐富的判斷。

比如,她說起動手的原因是“他說我臉很白,臉上粉很厚”;看似招搖的保時捷,其實是三手貨;網傳800萬的豪宅,其實不過50多萬,而且還在按揭;至于揚言“打個電話,就可以消分”,其實是找了幾個朋友的駕照去扣分,還是不夠扣,就去車管所重新學習,再考駕照……

雖然每個人的主觀陳述,都會有意無意地選取對自己有利的部分和角度,但從其提供的證據以及小區房價等基本事實來看,還是有可信的成分在。看完她的整個陳述,我并不覺得其可憐,只是覺得她可悲:她的虛張聲勢,其實不過是色厲內荏;她的任性虛榮,到頭來都不堪一擊。

而且,從她的一些鄰居和與其打過交道的人,所披露的細節看,“帽子姐”也有與人為善的一面。可能平時的火爆任性,加上當時的特定情境,一下子爆發出來,就變成了網絡上口口相傳的那個囂張跋扈的“妖魔”。

然而,這就是網絡世界,網絡是一個“照妖鏡”,也是一面“哈哈鏡”,它能夠讓一個人瞬間原形畢露,但也能夠讓事實夸大扭曲。你平時是一個怎樣的人,在這件事上到底有怎樣的委屈,網民無從也無暇細考。大家能看到的,就是你戴的帽子、穿的鞋子、開的車、打人的耳光,以及當時的態度,乃至后來獲悉的,你那個當派出所所長的丈夫……你可以說網民是斷章取義,那不是真實完整的你,但網民也會認為窺一斑可見全豹,你平時肯定就是那副德行!

我們現在身處的,是《牛津英語詞典》所定義的“后真相時代”,網民往往在意的不是真相,而是情緒和立場,根據自己的感覺,去聽、去看自己想要相信的東西。在這種情境下,你到底是誰,并不重要,你應該是誰,對我很重要。而且網絡群體就像勒龐說的,“只會干兩件事——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”,而且扔石頭這事兒,更趁手、更讓人有快感。

所以,在網絡上,我們看到的,更多的是極端的事件和固化的標簽,而不是真實的人格、復雜的事理。對于很多網絡事件,我覺得不妨借鑒一下美學大家朱光潛先生的態度,他說:“我有兩種看待人生的方法。在第一種方法里,我把我自己擺在前臺,和世界一切人和物在一塊玩把戲;在第二種方法里,我把我自己擺在后臺,袖手看旁人在那兒裝腔作勢。”

而且他平時可能更喜歡站在后臺看人生——

“許多人把人生看作只有善惡分別的,所以他們的態度不是留戀,就是厭惡。我站在后臺時把人和物也一律看待,我看西施、嫫母、秦檜、岳飛也和我看八哥、鸚鵡、甘草、黃連一樣,我看匠人蓋屋也和我看鳥鵲營巢、螞蟻打洞一樣,我看戰爭也和我看斗雞一樣,我看戀愛也和我看雄蜻蜓追雌蜻蜓一樣。因此,是非善惡對我都無意義,我只覺得對著這些紛紜擾攘的人和物,好比看圖畫,好比看小說,件件都很有趣味。這些有趣味的人和物之中自然也有一個分別。有些有趣味,是因為它們帶有很濃厚的喜劇成分;有些有趣味,是因為它們帶有很深刻的悲劇成分。”

我們所要做的,是在這一幕幕悲喜劇中,找到自己的影子,在悲劇中找到同情,在喜劇中找到樂子,并盡量避免自己重演他人的戲碼。

對于“帽子姐”來說,這也是在為她的任性買單。她可以委屈,可以不服,但也只能認賭服輸。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,“栽什么樹苗結什么果,撒什么種子開什么花”。

最后,送“帽子姐”一首小詩吧:江湖風波惡,豈能任我行!楊過當改之,切莫令狐沖。

彩票吧 临湘市 | 洛南县 | 娄底市 | 建水县 | 贵港市 | 汝城县 | 耒阳市 | 阿拉善盟 | 宣化县 | 滁州市 | 武鸣县 | 湄潭县 | 崇信县 | 城步 | 七台河市 | 临高县 | 望城县 | 丽水市 | 凌海市 | 抚州市 | 电白县 | 民和 | 德格县 | 基隆市 | 吕梁市 | 上饶县 | 安达市 | 法库县 | 中宁县 | 兴宁市 | 浏阳市 | 栖霞市 | 中卫市 | 景德镇市 | 南岸区 | 嘉义市 | 繁昌县 | 鞍山市 | 武宁县 | 郯城县 | 会东县 | 峨山 | 禄丰县 | 普格县 | 澄江县 | 延安市 | 措勤县 | 遂昌县 | 哈密市 | 萍乡市 | 青浦区 | 崇文区 | 娄底市 | 正宁县 | 佛冈县 | 科技 | 江达县 | 哈巴河县 | 六枝特区 | 大埔县 | 桃江县 | 郯城县 | 七台河市 | 宁乡县 | 翼城县 | 定安县 | 本溪市 | 资中县 | 桦南县 | 灵武市 | 宜丰县 | 张家界市 | 新余市 | 阳东县 | 益阳市 | 望城县 | 宝兴县 | 玛纳斯县 | 电白县 | 潜江市 | 蛟河市 | 娄烦县 | 云林县 | 兴文县 | 长兴县 | 阿荣旗 | 彭阳县 | 司法 | 涿州市 | 稻城县 | 西宁市 | 怀来县 | 曲周县 | 铅山县 | 肇州县 | 桦川县 | 绿春县 | 治县。 | 逊克县 | 富宁县 | 江都市 | 平定县 | 衡阳市 | 阜康市 | 济宁市 | 富裕县 | 西昌市 | 韩城市 | 昌黎县 | 新野县 | 剑川县 | 九寨沟县 | 扶沟县 | 西畴县 | 梅州市 | 连江县 | 明溪县 | 广宗县 | 西安市 | 屯留县 | 义乌市 | 大方县 | 汤原县 | 莱西市 | 黄冈市 | 高唐县 | 新安县 | 营山县 | 万盛区 | 醴陵市 | 桐柏县 | 磐石市 | 区。 | 广昌县 | 廊坊市 | 收藏 | 宁远县 | 棋牌 | 固阳县 | 岑溪市 | 延边 | 安西县 | 临江市 | 永平县 | 康乐县 | 玛纳斯县 | 伊吾县 | 尉犁县 | 青河县 | 静海县 | 灯塔市 | 哈巴河县 | 隆安县 | 密山市 | 富民县 | 宜兴市 | 成安县 | 阳信县 | 荔波县 | 朝阳区 | 玛纳斯县 | 米林县 | 福贡县 | 饶平县 | 大石桥市 | 米林县 | 绍兴县 | 松桃 | 塔城市 | 华安县 | 雷波县 | 怀柔区 | 吴桥县 | 青浦区 | 卫辉市 | 贵定县 | 武宣县 | 榆中县 | 二连浩特市 | 临沂市 | 西乌珠穆沁旗 | 来凤县 | 扬中市 | 绥阳县 | 东港市 | 珠海市 | 深水埗区 | 钟山县 | 抚宁县 | 永丰县 | 封开县 | 上林县 | 武穴市 | 迭部县 | 惠东县 | 常州市 | 山阴县 | 开封市 | 灵石县 | 栾城县 | 邓州市 | 黔西 | 满洲里市 | 淮北市 | 肥城市 | 通河县 | 泾源县 | 宁晋县 | 阿鲁科尔沁旗 | 湄潭县 | 精河县 | 韶关市 | 峨山 | 临颍县 | 即墨市 | 剑河县 | 萍乡市 | 井冈山市 | 广汉市 | 鞍山市 | 晋州市 | 花莲市 | 东安县 | 化德县 | 桐梓县 | 望江县 | 襄汾县 | 罗山县 | 个旧市 | 新干县 | 全椒县 | 景德镇市 | 塔城市 | 阿勒泰市 | 锡林浩特市 | 延津县 | 淮北市 | 泰顺县 | 东方市 | 新蔡县 | 定陶县 | 如皋市 | 贵德县 | 姚安县 | 星座 | 建始县 | 金塔县 | 西华县 | 曲麻莱县 | 泽州县 | 肥西县 |